消防车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消防车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周鸿祎应鼓励小公司改变游戏规则挑战巨头

发布时间:2021-01-20 07:23:16 阅读: 来源:消防车厂家

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

12月15日消息,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今日在第十届网博会高峰论坛发表演讲时表示,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应该支持小公司和创业公司改变游戏规则,挑战巨头。

周鸿祎今日出席了第十届网博会高峰论坛并作主题演讲,但不同于其他游戏公司大谈游戏产业及自家产品,周鸿祎的演讲主题仍然是市场创新与行业垄断。他再次强调,中国市场需要颠覆式创新,小公司及创业公司应该有向巨头挑战的勇气,且中国互联网应该支持这种破坏既有市场格局的行为。

周鸿祎称,小公司或创业公司要像得以发展,甚至打破大公司主导的市场格局,只有通过创新才能实现。“更具体的说,就是颠覆式创新和迫害式创新。”

他表示,“小公司起来,不能依靠大公司的游戏规则,必须靠新的商业模式,破坏掉大公司已有的格局,吸引用户,就像今天柯达是被谁破坏的,它是被数字相机和拍照的手机破坏的。诺基亚是被谁颠覆了,它是被免费的安卓颠覆了。”

周鸿祎认为,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也应该支持小公司和创业公司,有这种勇气来挑战巨头。

周鸿祎还以360公司为例,说明如何做颠覆和创新的事情,“今天我们决定进军搜索,因为我们看到了颠覆的机会”。

以下为演讲实录:

谢谢会议主办方各位领导给我的厚爱,让我来讲,我开始说我不玩网络游戏,我也不可能讲,只是来听一听,后来领导说还是想讲一讲你对创新文化的理解,所以今天我就不讲我的公司了。作为一个在中国互联网里干了15年的一个创业者,我想谈一谈我对创新的一点理解。

今天我们会议的主题,实际上是讲网络文化。其实我也非常赞同刚才主持人讲的,很多时候,我们不觉得文化的重要性,包括一个国家的GDP,也可以做得很大。但是最后你发现,和那些设计强国相比,我们要比的不仅仅是GDP,最后衡量一个国家是否强大的标准,还要看这个国家有没有信誉,有没有自己的主流的价值观,以及能不能对外输出价值。

同样,在我们这个行业里面,在过去十年里,由于政府的支持,中国人口红利,使我们互联网行业获得了高速的发展,在我们这个行业里,也产生了很多几百上百亿、几百亿美金的公司,这些公司也可以在全世界和谷歌、和苹果向相提并论。但是中国互联网真的很强大了吗?如果和国外的公司相比,可能我们的公司不缺市值,不缺收入,不缺用户,但是我们很多互联网行业的巨头没有自己的价值观,更谈不上输出价值观。所以导致互联网今天,无论你看到的垄断,不正当的竞争,包括最重要变为诟病,也最为很多创业者所痛恨的就是没有创新,抄袭。

中国互联网缺乏创新,根子里的问题,难道仅仅是因为某某人的道德问题,或者说某某公司的抄袭文化导致的,其实我想了想,可能最根子上的原因,还是说虽然我们国家整个产业,我们每个人每天都把创新像一个标签一样挂在嘴上,其实我们真正缺乏一股创新的文化和创新的土壤。所以,文化,我认为得改造。我觉得这才是真正产生创意、创新的结果。去年乔布斯去世的时候,我们国家掀起了一场乔布斯热,不穿着乔布斯的黑衣服上台摆摆POSS,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在互联网混过。甚至有地方政府指出来说,我们要批量培养乔布斯,未来五年培养一百个吧,这些笑话,可能大家都当笑话听。实际上,我从来不怀疑,我们中国有这么多优秀的年轻人,我相信在我们中国绝对不缺乏像马克·扎克伯格和乔布斯这样优秀的种子。但是,我们整个的行业,我们的国家,没有一个真正的支持创新、鼓励创新的土壤,即使有好的种子,它可能也长不出来真正像乔布斯那样的参天大树。有三点是我感慨最深的。

第一,我们从小受到教育,包括我们很多人在社会上经过磨砺,其实我们很多人没有自己自主的观点,我们总是更愿意等到什么想法成为主流之后,我们愿意依附上去,我们愿意随大流,我们更愿意做热门的事情,美国有团购,中国就千团大战,如果我有一个小众的想法,今天不被大多数人看好,我们很多人就会觉得很谨慎,我们不太支持少数派。其实你发现这都是我们民族文化深层领域的意识。什么叫创新,今天你做一件所有人都叫好的事情,就不叫创新了。创新一定是小概念的事情,创新一定是冷门的,至少在你做的时候是一个小众的观点。我们能不能在主流观点接受的前提下,我们对很多第三方的小众的观点,各种各样的创新方法给予更多的宽容和理解。我觉得这是决定很多创新的想法能不能由小做大。所以,斯蒂芬这句话,说起来很容易,但是在互联网实践中,你发现很少有人能够真正坚持自己独立的看法。最近有一本书讲以色列的创新,让我非常的感慨,以色列人从小受到教育,每一个创业者都应该创新,每个创业者都以自己的想法跟别人不一样而为荣,认为这才是自己的存在感。而中国的创业者,总是在融资的时候,在上面讲的时候,我们总是很热衷地在美国或者其他地方讲,我跟谁谁是一样的,以这种方法来找到自己的存在感,这实际上是创新一个非常大的阻碍。

第二,前两天在演电影《王的盛宴》,看来看去,我们的历史片传递的是一个观点,成王败寇。所以,我们都特别渴望成功,我们今天的价值观非常一元,我们特别对大公司顶礼膜拜,我们每个人都害怕失败,因为失败了,媒体不来找我,你失败了,大家觉得你说话没有分量。实际上,我觉得创业者,你没有创新,基本上要失败。失败是必然,成功是偶然。成功很多时候是运气,所以没有成功学可讲,但是失败,你又没有钱,又没有人,你要做一个很小众的事情,很不热门,你不失败,谁失败。但是正是有很多人不怕失败,甚至勇于失败。从哪跌倒从哪爬起来,屡战屡败,通过不断的探索,才有最后的成功。如果一个害怕失败的民族,它是不太可能创新。所以,可以理解我们很多小的创业者,为什么一出来的时候,我们要从美国抄袭一个模式,我是中国的谷歌,我是中国的亚马逊,我是中国的youtobe,因为他们觉得比较稳妥。包括我和中国互联网巨头大哥们聊过,他们为什么喜欢抄袭小公司,很简单,有什么创新的路,让各位先走,不是让领导先走,让创业者先走。创业者走得差不多了,他们觉得这是不会太失败了,看清楚了,我们再走,让你们无路可走。

所以,无论大公司、小公司,大家如果都是害怕失败,不可避免大家都不愿意探索,都不愿意创新。我觉得很多小公司,我觉得还情有可原,小公司创业人员没有见识、没有钱,我们从草根起步。但是,中国互联网几百亿身家的大公司,他们做一些新的探索,或者交一些学费,也是为社会的创新尽一些责任。就像我们很尊重比如说美国的谷歌,它也有很多不成功的产品,但是没有谷歌就没有今天的安卓,其实它为这个产业的进步作出了很多的创新,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好处。所以,我是觉得中国的互联网巨头在自己挣钱的同时,应该反思一下,应该有一些社会责任感,应该为中国行业的创新做一些事。

我也希望我们的媒体,甚至包括我们的政府相应的管理部门,我们能够多给失败者、多给创业者一些失败,一些宽容,一些理解,在硅谷很多VC愿意投资失败者,因为他失败了两次,至少他知道什么不可以做的,他获得了宝贵的经验。有时候我觉得中国的互联网,别的不敢吹牛,最大的失败者可以自吹的,因为我犯过很多错误,我也被人骂得狗血淋头,我也丢掉一次做一百亿美金的公司的机会,但是正因为我失败了,正因为我能够反思,所以我才有资格和很多创业者总结我的经验教训,希望他们能够少走弯路。所以我觉得,整个社会对失败者的支持和宽容,我认为也是创新非常重要的支撑力。所以,我希望我们都抛掉成者王侯败者寇,唯成功论的这样的思想。

第三点,在整个行业里,除了害怕失败,与之相对的是我们特别迷恋和崇拜的大公司,因为我们觉得大公司的成功,他们收入高,他们就了不起。所以形成了越是需要支持的小公司越得不到支持,我们对小公司总是求全责备,但是一旦公司上市了,有了很高的收入,很高的市值,成为GDP贡献的一部分,我们无论是媒体,无论是政府,包括我们很多的同行,包括我们很多对大公司总是委曲求全,我们总是认为他们只要挣了钱,什么都是对的。所以就会形成强者很强、大者很大。在过去几年里,中国互联网已经实现了巨头成功地为用户和流量的垄断…刚才我和音悦台的张总说,什么时候搜索引擎看中你这个生意,就会把流量给你。我们互动百科的潘海东是最能理解的,别人做了百科以后,他的流量基本被人挖走了。

所以,在这样的行业格局下,真的即使是一个小公司,你想去创新,你想去创业,首先碰到是一个喘不过气来,大公司给你的压力,大公司比你有你,大公司比你有钱,他们在舆论上,甚至在操作舆论上,在整个话语权上,都处在优势地位。甚至很多工程师,你要招来很多人才,我们很多人都更愿意去大公司,我们觉得更稳定。在美国很多年轻人都愿意跳槽到刚发展不久的公司,当然在中国,如果你的公司刚刚起步,很少有,除了你的几个铁杆哥们和同学,其实很少有人会敢于去加入,更不要说专业的管理。

很多文化的语境使得大公司突破成功点,甚至很多大公司用一些不一定很白色的、很灰色的手段,比如搜索引擎卖假药,获得丰厚的收入,它一样能实现对产业的垄断。可是当小公司要起来,希望打破大公司已有的格局,小公司没有别的选择,只有一种方法,就是创新。更具体的说,就是颠覆式创新和迫害式创新,这两个词是美国商学院必教的教材,有几本经典的教材。小公司起来,不能依靠大公司的游戏规则,必须靠新的商业模式,破坏掉大公司已有的格局,吸引用户,就像今天柯达是被谁破坏的,它是被数字相机和拍照的手机破坏的。诺基亚是被谁颠覆了,它是被免费的安卓颠覆了。所以在美国的主流思想里面认为小公司起来挑战大公司,理所当然,小公司起来颠覆大公司,只要对产业带来推动,对消费者带来好处,就被认为是应该的,大公司挣不到钱,大公司衰败,别人认为这是新陈代谢,这才是商业文明进步的力量。

但是在中国,我们是这个理念吗?可能不是。比如说有一次我跟一些领导讲,颠覆式创新、破坏式创新,大家知道颠覆和破坏这两个词在中国意味着什么呢?我们听过颠覆政府罪、人民破坏罪,领导说创新挺好,颠覆和破坏这几个词就不要说了,其实这不是一个笑话,这是大家对它的误解。360在行业里,我们一直在做颠覆和创新的事情,但是我们总是被当成“我是一个破坏者、我是一个战争贩子、我是一个搅局者”,大家甚至对我们很多正确的做法、消费者非常欢迎的做法,在同行是不理解的。我觉得我并不在意这些反馈,因为我们坚持做免费杀毒,我们保护了中国四亿的网民,我们通过和腾讯的竞争,为我们促进整个互联网开放的新的生态。包括今天我们决定进军搜索,因为我们看到了颠覆的机会,我们认为搜索消费者没有选择,搜索将会变成广告引擎,竞价排名,将会让欺诈我们的医疗广告永远占据了搜索结果的最前面,这和道德无关,我认为它就是和一家垄断有关系。

周其仁也说过一句话,他说宁肯看两个魔鬼跳双人舞也比看一个天使跳单人舞要好看。我觉得一旦有了竞争、有了挑战,互联网特别是搜索引擎行业,为了取悦用户,为了竞争得到市场格局,大家自然要改变自己的搜索体验,所以这种颠覆,这种创新,才能真正给消费者带来价值。但是,我遇到的是什么呢?除了刚才那些非议,我遇到了铺天盖地的打击,各种各样的造谣。我个人成与失不重要,我说我曾经失败过,我失败了,我从头再来,会更有经验。但是,中国的行业发展,我们中国互联网的发展,是不是应该更加支持小公司和创业公司,有这种勇气来挑战巨头。如果没有人敢挑战巨头,过了十年,中国互联网业还只是几家巨头垄断,永远中国不会出现像美国20多岁的CEO出来,成就了facebook。中国将来永远是几个五十岁、六十岁的几个,再过十年、二十年还是这批老同志在互联网里充当大佬,到处指点江山,我觉得中国互联网只是多有了几个有市值的公司,但是整个产业将是悲哀的,整个民族是悲哀的,因为我们没有给年轻人真正的机会。

我刚才讲的这三点,我特别希望,当然我不是一个成功者,所以人微言轻,我的观点和大多数的观点不太一样,我只希望无论你是创业者,无论你是行业的管理者,包括你是媒体,我希望我们更多的能够支持创新,鼓励创新,宽容失败,鼓励小公司起来,勇敢的去挑战大公司,鼓励大家能够不断地改变游戏规则。谢谢大家。

欢乐狼人杀

萌宠大作战手游破解版

神域天堂破解版

幽默猜测皇家六号彩库

相关阅读